500亿财经网

无人零售站上“十字路口”

23


  从北京到三、四线城市,从被消费者熟知到几乎被遗忘,智能无人零售机如今正站上新的“十字路口”。

  “去年这时候,教室走廊上还有几组弃用的货柜。”8月3日上午在山东大学兴隆校区,一名学生告诉经济导报记者。因为假期,当天教学楼正在装修施工,原来被弃用的货柜已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台崭新的智能零售机,货品主要是饮料和零食,支持刷脸支付。

  当北京街头巷尾及居民小区的无人零售货柜不少处于闲置状态,引发消费者对其的再次关注,这一曾经的“风口”果真成为“伤口”了吗?

  “便利店快速‘圈地’,中小‘玩家’遇到了难题。狂热降温,市场更加理性了。”智能售货资深从业者祁东表示。

  布点数量悄然“缩水”

  3日上午9点,山东教育电视台一楼走廊,准备录制节目的李女士在“便利客”智能无人售货机上选了一款冷饮,刷脸支付,取走冷饮,整个过程不足10秒钟。“这是我们楼里唯一的‘小卖部’了。选零食、饮料,挺方便。”她说。

  经济导报记者之前调查发现,今年2月以来,这种智能无人售货机布局济南核心商圈卖场,据不完全统计为57家。这些机器除了供给饮料、零食等,还以口红机、游戏机、福袋机等娱乐性和强互动性的形式,刺激消费者体验。

  然而,时隔半年,这一数量非但未出现增长,反而悄然“缩水”为不足50家。据祁东所知,仍在维持运转的机器,运营效果多不理想。

  4日上午11点,玉函银座地下一层的“天使之橙”智能无人售货机,静静地立在西门入口处,无人问津。

  当天下午1点多,泺源大街银座商城二楼入口处,“天使之橙”和旁边的自助鲜米机、自助便当、冰激凌等8台无人零售机非常显眼,但30分钟内并没有顾客下单。“‘天使之橙’的优惠活动不如之前了。”有消费者说。

  “天使之橙”是一款自助现榨橙汁智能终端机,今年2月陆续投放在济南银座商城、世贸国际、绿地中心、万达广场等成熟商圈卖场,有11个地图点位信息,一直被看作行业内的典范。

  但从活动力度看,其“打法”也走向谨慎——4日当天,暑期优惠大派送活动为“充值150元送30元”。而在投放济南市场之初,其曾以“预充150元送158元鲜橙礼盒”的优惠力度“吸睛”消费者。

  去年开始,自动售货风波就不断,猩便利裁员、便利蜂38城撤站、七只考拉裁员、果小美裁员等事件频出,一度让行业陷入调整期。如今,智能无人零售开始走向理性。

  无人零售“退烧”

  如果说外来品牌因不熟知本土消费者的喜好,需要有个适应过程,那么本土“玩家”则因更懂市场而可以实现快速突围。然而,现实并非这么理想化。

  前述“便利客”就是一家主张“智能零售让生活更便利”的本土智能无人零售企业,其创始人孙亮是从北京市场转回的济南。

  不同于智能零售领头羊“友宝”只销售饮料和部分包装食品的做法,“便利客”销售产品的范围更为广泛,且在选址上与“友宝”主要锁定300人以上公司形成差异,主要服务于中小企业,瞄准大量30-100人的公司。其还曾想把生鲜统一配送到智能冰箱里,但这一项目至今未在济南落地。

  便利客在济南布局了几个点?业务进展如何?几经联络,其市场部的杨先生并未给予回复,有知情者则透露,“业务推进不太理想。”

  无人零售一度成为“风口”和热潮。在巨头行动的刺激下,各种无人便利店也如雨后春笋般生长。据统计,截至去年年底,国内无人超市已超过200家,无人零售货架超过3万个。

  但今年开始,无人零售“退烧”,不少无人零售货柜和店面退场。

  “上半年还有在投。现在,除非是有新的盈利模式,才敢接项目,”祁东表示,近3个月一直在沿海考察海鲜无人零售,但人们的消费习惯难变,加上设备温度控制技术不太成熟,需要再等等。

  便利店兴起

  之前祁东计划今年在济南落地自己的自动售货项目,但他发现,消费习惯、生活习惯上南北差异很大,随着便利店密集落地社区,一些便利店延长了服务时间,使得无人零售的空间继续收窄,于是他主动“断舍离”。

  数据显示,去年国内便利店实现销售额2264亿元,门店数量达到12万家,行业增速达19%,在零售各业态中最为突出,且实体店纷纷将零售的触角延伸至“无人”。

  山东本土商业巨头银座商城,从去年开始探索“24小时inzone”。去年6月份其专门成立了智能科技公司,借助于银座门店的实体渠道优势发展24小时无人零售机。

  日资便利店三大巨头之一的罗森,4月在上海发布了一款新型多功能自动贩卖机,在功能上集“自动售货机+货架+冷藏柜”于一体,白天时是一款普通冷藏柜兼货架,到晚上就成了自动售货机。

  新零售的新技术新玩法迭代升级,祁东认为,对运营方而言,物流、供应链和精细化运营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后续经营并非易事,冷饮等快消巨头会在细分场景上发起新一轮竞争。

  期待更多新场景

  “货品品类少,周围客流量少,加上外卖业务的渗透,一台智能无人零售机并不足以支撑起一个团队的正常运转。”祁东分析说,随着生鲜场景的出现,给企业供应链和运营能力都带来了极大挑战。

  以生鲜品牌“钱大妈”为例,其曾在一些边远社区投放无人售卖柜,这些冰柜里面放上预包装好的一份一份的肉菜,每天通过供应链团队补货一到两次。

  在一些“有小区没农贸市场”的社区,这一做法很受欢迎。同时,困扰无人零售的生鲜熟食难题也得到了破解。

  然而,在济南,农贸市场密集,社区生鲜拼团也激烈,无人生鲜机几乎没有市场。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无人零售撤退或者关店的主要原因,在于平台盲目扩张,“消费者前期由好奇心驱使进行消费,后期还是习惯性在传统便利店消费。流量不足加之资本冷却,导致部分无人零售退出。”

  曹磊透露,行业内同时也认为,随着技术的进步,无人零售未来仍将继续增长。

  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17年国内无人零售市场(含无人货柜)交易规模,保守估计接近200亿元,预计2020年将突破650亿元。

  中国连锁经营协会的资料显示,无人货柜数量应为270万台才能满足消费者的需求,但目前这一数量还不到20万台。

  今年年初,经济导报记者调查发现,智能无人售货的“上半场”就是跑马圈地式的“点位大战”,而“下半场”关键则在于精细化运营。曹磊也认为,在无人零售领域,铺设点位仅是开始,能否低成本高效率提供服务才是关键。

  行业还在不断尝新。有品牌开始在动车上布局智能无人咖啡机,这无疑又制造了一个新鲜的消费场景。接下来该如何开拓新的场景并渗入更多用户的生活?祁东认为,“避免同质化,迎合并引导本土消费习惯,设备、商品及运营模式都亟待创新。”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祁东”系化名)

标签: #智能#济南#零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