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心情随笔

第四次时钟革命 为什么只有Apple Watch一款?

当前位置: >> 时尚 >> 文章正文 第四次时钟革命 为什么只有Apple Watch一款? 发布于:2021-03-14 编者按:继机械表和石英表之后,智能手表的时代已经到来。 从Apple Wa…

当前位置: >> 时尚 >> 文章正文

第四次时钟革命 为什么只有Apple Watch一款?

发布于:2021-03-14

第四次时钟革命 为什么只有Apple Watch一款?

编者按:继机械表和石英表之后,智能手表的时代已经到来。

从Apple Watch到mi band,科技让一切变得更小更智能。自2000年以来,智能手表已经成为许多品牌的下一个发展方向。但是打死之后,只有Apple Watch领先,彻底改变了市场结构。

今天就来看看,这场我们正在经历的智能腕表革命,到底会走向何处。

1997年11月,我写了一篇专栏文章《迪克特雷西,请注意:你的手表马上就要准备好了》,发表在手表行业杂志《美国时间》上。当时,石英表革命已经经历了近30年。我写道,“新一代的复杂石英表开始让应时技术再次变得有趣。」

引起我注意的手表有“精工”的“MessageWatch”腕式电脑,以及日本电信电话公司开发的一款概念电话手表“Wristomo”。

“新应时”的趋势没有得到太多的关注,”我写道,“但我有一种预感,这项新技术非常重要,值得更多的报道。我猜测,这标志着应时时代第四次重大市场转型的开始。前三次革命给手表市场带来了巨大的变化。这种新的技术趋势是否会发展到第四次革命还不得而知,但有可能。」

第四次时钟革命 为什么只有Apple Watch一款?

曾经风靡一时的 Pebble智能腕表 图源:亚马逊

18年后,我早就推测的第四次革命终于到来了。不是智能手表(也就是可以联网的手表)——它们至少存在了14年——这场革命是2015年Apple Watch领导的。

如果说智能腕表从一个高科技的小众品类发展成为了腕表行业中端市场的常规产品,那么2015年的Apple Watch就相当于当年的精工Astron —— 它们都是改变行业规则的腕表。

不是每个人都看好这个领域。上一波智能手表始于2013年的Pebble手表,但遭遇挫折。事实上,就在一年前,一些智能手表观察家称之为整个类别的谢幕。

「让我们面对现实吧。智能腕表已经完了」,2016年12月5日,「Varity」杂志的头条标题这样宣布道。一周后, Business Insider网站上也打出了「可穿戴设备已死」的口号。

大量负面新闻都是智能手表难做的(Pebble智能手表业务倒闭,被Fitbit收购;Apple Watch第三季度销量不佳;摩托罗拉搁置智能手表项目等。).苹果9月份推出的带移动数据连接的Series 3腕表似乎有了些许趋势,至少对苹果来说是这样。

第四次时钟革命 为什么只有Apple Watch一款?

诚然,智能手表市场也有它的挑战:设计有限、电池寿命短、没有杀手级应用、除了健身和医疗之外的应用很少、对运动手环的排挤等等。

在前几篇文章中,我们已经看到了20世纪70年代的石英革命、80年代的时装表革命和90年代的机械表复兴是如何戏剧性地重塑腕表世界;这在智能腕表界还没有发生。

第四次时钟革命 为什么只有Apple Watch一款?

ss=”one-p”>能够让智能腕表像智能手机一样普及的杀手级应用到底是什么,答案仍未出现

智能腕表及其前身 —— 腕式计算机的发展,可以说是十分疲软。那些年里,它们一波一波地涌现,轰轰烈烈地上市,然后又销声匿迹。即使是2003年,如日中天的微软带着SPOT(智能个人设备技术)入场,也没能让智能腕表成为主流。

第四次时钟革命 为什么只有Apple Watch一款?

上世纪90年代初的一款精工Receptor通讯表 图片:eBay

2015年以前,有哪款智能腕表能比肩上世纪70年代的精工、80年代的斯沃琪、90年代的劳力士迪通拿?一时间,人们不禁要问,智能腕表到底是怎么回事?它们是钟表史上的重大发展吗?是技术宅的小众玩具?还是一个常年上演的腕表功能小把戏?

苹果改变了这一切。苹果对腕表市场的影响是深远的。这场革命里终于出现了魔王级的热门腕表。

根据国际数据公司「International Data Corp.」的调查,2014年全球智能腕表的总销量为420万只。2015年初代Apple Watch上市后,这一数字飙升到了1940万,苹果约占其中的1160万。

第四次时钟革命 为什么只有Apple Watch一款?

苹果并不讳言其在智能腕表领域的快速成功

2017年9月推出Apple Watch Series 3时,Tim Cook曾骄傲地说:在短短两年时间里,苹果就超越劳力士成为全球收入第一的腕表生产商,年销售额达到60亿美元。在这个过程中,美国的中端腕表市场遭遇了严重的摧残。(详见我们关于苹果入场之后Fossil命运的报道。)

石英表时代背景下的第四次革命似乎就这样揭开了序幕。以下是一位在1982年曾报道过这个无人问津品类的人对这段曲折历史简短、零星的概述。就像后来出现的许多腕上设备一样,它有着革命性的意义,但不足以掀起一场革命。

第四次时钟革命 为什么只有Apple Watch一款?

这就是精工电视表。它于1982年在日本首发,次年在美国推出,是钟表界的奇迹:第一块集成电视的腕表。它可以接收82个VHF(甚高频)和UHF(特高频)频道;它还是一个立体声FM收音机;它也是一块石英计时表。它的售价为495美元;电视使用两节AA电池可工作约5小时。

这款电视腕表引起了巨大的轰动,成为了全世界的头条新闻。1983年,詹姆斯・邦德在《007之八爪女》中佩戴了精工电视表。后来,汤姆・汉克斯在电影《法网》中也佩戴了一只。

第四次时钟革命 为什么只有Apple Watch一款?

一块1982年的精工电视腕表 图片由计算机历史博物馆提供

这款电视表的技术含量非常之高,精工因此特意向媒体发布了一份包含48道问答的简报。然而在这48个问题中,并没有找到我最好奇的那个。

我从第一眼见到这个产品时就想问:真的有人会想要这个奇怪的东西吗?

答案是,没有。要戴上它,你必须像实验室的小白鼠一样被连接起来。腕表需要通过顶部接口连接到一个随身听大小的电视/收音机接收器上,接收器上再连着耳机,你把接收器揣在口袋里,戴着耳机就能听到广播。

第四次时钟革命 为什么只有Apple Watch一款?

播放中的电视腕表

用户友好度不是这款腕表的强项。但更糟糕的是它1.2英寸(大约3厘米)的屏幕大小。认为人们想在这么小的屏幕上看东西这个想法让我觉得十分荒谬。然而,对于精工来说,小屏幕是这款腕表最重要的特点,它体现了精工用于数字信息设备的突破性LVD(液晶视频显示)技术。

这也正好可以解释简报中的第41个问题:「你们能用更大的屏幕来做吗?」

答案是:「技术上是可以的。不过,我们认为1.2英寸是最适合电视腕表的尺寸。」对精工的工程师来说,小一点更好,因为这能够展示他们的新型有源矩阵LVD显示屏有多厉害。这种显示屏后来出现在精工的其他众多非腕表类电子产品中。

电视腕表给我上了可穿戴设备流派的第一课:这些围绕腕表的喧嚣和腕表并无太大关联,它们仅仅是仍然戴在手腕上。报时功能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将先进的技术微缩到邮票大小从而适配手腕的工程技巧。第二个教训是,在几乎所有的情况下,由于人类手腕的大小,屏幕将很难发挥理想的作用。

第四次时钟革命 为什么只有Apple Watch一款?

当年的精工是石英革命的英雄,也是世界顶级的钟表公司。同时它开始以「Epson – 爱普生」品牌向腕表以外的电子产品寻求多元化发展。

在推出电视腕表的同年,精工开发出了世界上第一台手持式电脑。它开始向高科技多功能腕表的新领域进发。1984年,它开发了一款电脑腕表RC-1000腕部终端。

1994年,精工又推出了一款名为「MessageWatch」的寻呼机腕表,进军蓬勃发展的通讯领域。这款腕表比寻呼机更便宜,使用起来更方便。它具有语音信箱和信息服务「新闻、体育、股市、天气、彩票等」,每日36次更新科罗拉多州原子钟时间。拥有这些只需80美元和8.95美元的月度寻呼费。

第四次时钟革命 为什么只有Apple Watch一款?

精工RC-1000腕部终端

同年,「Timex – 天美时」推出了自己的电脑腕表「Data Link」(130美元),这是第一款能够从电脑上下载信息的腕表。这款腕表与微软共同开发,使用无线光学扫描系统从微软软件中接收信息「日程、生日、电话号码等」。

在发布会上,比尔・盖茨演示了它的工作原理。他将腕表举到一个闪烁着条形码的电脑屏幕前,在腕表「读取」信息后,只需按下一个按钮,就能在腕表上调用信息。这款腕表可以存储大约70条信息。

前一年,斯沃琪凭借「Swatch Access」腕表参战了智能腕表的比拼。佩戴者只需将腕表指向入口处的设备,就能轻松进入一些活动场地。腕表中的微芯片经过编程,可以存储门票信息。

1998年,精工的另一个制造部门「SII – 精工仪器公司」推出了该集团最新、最强的电脑腕表。Ruputer Pro可穿戴电脑外观像腕表,戴法也像腕表,但精工这次并未把它叫做腕表,而是将它定义为一款「可穿戴的腕上电脑外设」。它是「世界上第一台可穿戴个人电脑」(显然,精工认为天美时的Data Link不足以被称为电脑)。

Ruputer有一个LCD显示屏,一个3.6MHz的处理器,并配有一个连接电脑的底座。这个形似腕表的外设可以从个人电脑上下载数据,还可以运行电脑游戏,分为两种型号,售价分别为290美元和365美元。

第四次时钟革命 为什么只有Apple Watch一款?

Ruputer腕表是精工仪器电脑腕表的又一次进化

下一个领域是电话手表。腕表的开发职责开始从腕表公司转移向电子/计算机/电信公司。

最先将电话手表推向市场的是韩国三星电子公司。2000年,它推出结合了数字手表和无线通信手机功能的SPH-WP10电话手表,能提供90分钟的连续通话时间。

日本NTT DoCoMo的Wristomo电话手表原型机在1997年就引起了我的兴趣,到2003年终于上市,价格为37,000日元(相当于当时的300美元)。

有了这些腕表,Dick Tracy漫画中对电话手表的幻想变成了现实。但这两款电话手表都没能成大气候。事实上,这些早期的腕上装置没有一款是热门产品。随着新世纪的到来,人们似乎只想把真正的腕表戴在手腕上。

第四次时钟革命 为什么只有Apple Watch一款?

2003年1月,在拉斯维加斯的消费电子展上,比尔・盖茨回来了。这一次,他带来了新一代智能腕表的原型机,通过微软创建的无线射频网络传输新闻、天气、体育比分、股票行情、短信、星座等信息。

微软与「Citizen – 西铁城」、Fossil、「Suunto – 颂拓」和「Swatch – 斯沃琪」四家腕表公司合作,在产品中搭载它的新SPOT软件。微软选择腕表作为它所期待的所谓 「智能设备」 新浪潮中的第一批产品。它的新软件将腕表转变为手腕上的互联网设备,接收和显示网络内容。

第四次时钟革命 为什么只有Apple Watch一款?

比尔・盖茨在2003年拉斯维加的「CES – 消费电子展」上介绍他最新的智能腕表 图源:Extreme Tech

正如我当时在一篇标题为「微软迎来『智能腕表』时代」的文章中所报道的那样,「微软据悉已投资数十亿美元开发新技术,以期将革新科技从办公室延伸至家庭场景。

计算机行业分析师指出,随着PC行业的日渐成熟和销售的放缓,微软正在寻求办法将其技术扩展到新的产品和市场。比如腕表。」

第四次时钟革命 为什么只有Apple Watch一款?

比尔・盖茨在2003年拉斯维加斯CES上佩戴Fossil智能腕表的另一张照片 图片由微软提供

为什么是腕表?「我们一直认为,腕表将是第一个基于SPOT技术构建的设备类别,」微软集团产品经理Roger Gulrajani在一份声明中解释道。

「我们研究了产品类别和设备,来确定最适配本技术的方向。在早期与制表商的会面中,我们发现钟表行业有周期性地重塑自身的需求,而制表业的重大革命和市场机会都与技术有关。通过与制表商合作,创造新的应用场景,我们相信将有机会共同激发腕表使用方式的变革。」

变革的确是存在的。佩戴者通过在电脑上进入微软的SPOT设备网站,决定他们想要的信息和服务。信息通过DirectBand传输到腕表上 —— DirectBand是微软的一项新技术,用于向智能设备发送基于网络的内容。

炒作声势浩大。盖茨在CES的主题演讲中说:「SPOT是腕表的下一个进化态。」Fossil的技术副总裁称其为「自大约30年前石英机芯发明以来最重大的成就。」

真的是这样吗?在我当时写的一篇专栏中「标题为『如果你想在手腕上装一台电脑,请按喇叭!』」,我表达了对智能腕表的怀疑。

「为什么微软对智能腕表如此大惊小怪?是因为人们闹着要把电脑戴在手腕上吗?当然不是。精工在上世纪90年代就证明了这一点。还记得精工Ruputer和精工MessageWatch吗?现在还有人在戴吗?」

第四次时钟革命 为什么只有Apple Watch一款?

2004年10月20日,Nick Hayek、演员Misha Barton和比尔・盖茨在斯沃琪Paparazzi的发布会上

「没有。」我继续写道,「微软正在大肆宣传智能腕表,因为它们展示了其新的SPOT技术。微软计划将SPOT技术投入到各种消费产品中,包括冰箱贴,以创造我们渴望已久的物联网世界。」重点再一次脱离了腕表。

事实上,人们并不想要比尔・盖茨的新奇腕表。SPOT铩羽而归。

2005年,微软关闭了MSN DirectBand服务。「这是一次彻底的失败。」斯沃琪集团首席执行官Nick Hayek后来对我说。他曾专门为微软SPOT技术发布会开发了Swatch Paparazzi腕表。Paparazzi的定价为150美元,不包括MSN Direct服务的费用。

「我们对微软的软件翘首以盼,」Hayek 说,「而后他决定撤销对腕表的进一步开发,10万只表就这么压在了我们手里。」

Hayek不能吃这哑巴亏,斯沃琪集团起诉了微软,获得了1400万美元的赔偿金。这次经历给Hayek上了一堂关于智能腕表的课,我们很快就会看到成果。

第四次时钟革命 为什么只有Apple Watch一款?

正是Pebble这家智能腕表初创公司,掀起了智能手机关联腕表的浪潮。

2012年,创始人Eric Migicovsky发起众筹,资助Pebble智能腕表的生产。他目标筹集10万美元,最终获得了超过1000万美元的资金和8.5万只腕表的订单。第二轮众筹又带来了2000万美元和另外10万只腕表的订单。

Pebble的第一款腕表于2013年上市。当时,有十几家电子公司正在开发智能腕表。三星、索尼和高通都在2013年推出了智能腕表。2014年又有更多的产品问世。当年9月,苹果宣布将在2015年推出智能腕表。

第四次时钟革命 为什么只有Apple Watch一款?

2014年9月,在加州库比蒂诺举行的超前发布会上的初版Apple Watch

Apple Watch的横空出世,让Pebble成为了第一批牺牲者。2016年12月,Migicovsky不得不以4000万美元的价格将公司卖给了Fitbit。Pebble没能竞争过苹果。

据报道,Pebble在三年内共卖出300万只智能腕表。而苹果,根据 IDC 的估计,在前9个月就卖出了1160万只Apple Watch 。

如前所述,另一个牺牲品是Fossil。苹果冲击了美国中端腕表市场的销售,尤其在时尚腕表领域,而Fossil是该领域的领导者(同样伤害该品类的还有入驻百货商店的分销模式)。

衡量苹果对Fossil业务影响的一个标准是股价。2015年4月Apple Watch首发当天Fossil的股价为83.75美元。在我成文的前一天(2017年12月22日),它的收盘价为7.75美元。

第四次时钟革命 为什么只有Apple Watch一款?

智能腕表专家表示,如今,苹果和Fitbit是智能腕表市场的主导者。当然,它们面对着许多竞品,主要来自其他电子企业(三星、颂拓、LG 等)。但也有来自传统腕表制造商的竞争。

第四次时钟革命 为什么只有Apple Watch一款?

受到苹果威胁最大的中价位市场(100美元至800美元区间)的腕表公司正在进行反击。其中许多选择了设计上更易用的Android Wear操作系统。带头的是时装表品牌Fossil和「Movado – 摩凡陀」,以及Guess。

Fossil和Movado集团在它们的不同品牌下推出了所谓的「时尚先行」智能腕表(Fossil集团计划在旗下19个品牌中发布智能腕表;Movado在7个品牌中加入了智能腕表产品线)。

同样在智能腕表中搭载Android Wear的还有一些在平价奢侈品市场竞争的瑞士品牌,比如「TAG Heuer – 泰格豪雅」、「Montblanc – 万宝龙」和「Louis Vuitton – 路易威登」。与他们一起争夺高端智能腕表市场的是「Frederique Constant – 康斯登」。

第四次时钟革命 为什么只有Apple Watch一款?

康斯登的一款智能腕表和配套的iOS应用

斯沃琪集团有望最终加入瑞士智能腕表的行列。但它不想使用其他公司的操作系统。Hayek从惨淡收场的Paparazzi腕表中吸取了这个教训。从那时起,斯沃琪集团就避开了智能腕表开发,而是提供了一些连接性有限的腕表,比如斯沃琪Bellamy(2015年)和斯沃琪Pay(2017年),其中包含了斯沃琪自有的非接触式支付技术,可以让佩戴者在商店柜台刷表支付。

Hayek解决操作系统问题的办法是让斯沃琪集团自行研发。斯沃琪已经与瑞士电子和微技术中心(CSEM)达成合作,制作一个连接智能腕表和互联网的操作系统。据称含有该操作系统的新款智能腕表将在2018年底前推出。

第四次时钟革命 为什么只有Apple Watch一款?

在2015年巴塞尔表展上,泰格豪雅、谷歌和英特尔宣布将三方合作推出豪雅互联腕表

与此同时,在日本,「Casio – 卡西欧」也进入了智能腕表市场,推出了一系列ProTek智能户外腕表,同样搭载Android Wear系统。卡西欧专注于具有特定运动功能的智能腕表「自行车、滑雪、皮划艇、钓鱼、徒步等」,它认为自己在这一细分市场具有优势。

另外两家日本大厂,西铁城和精工对智能腕表基本采取了不闻不问的态度。尽管苹果与价位较低的西铁城、Bulova(西铁城旗下)和精工产品形成竞争,但这两家腕表巨头都将智能腕表视为一项独立的业务,并不想与苹果打成一片。

这让人想起他们在上世纪70年代决定忽视LED数字技术,而专注于LCD的做法。事实证明,那是一个非常明智的决定。这次呢?

「我们不是一家电子公司,」西铁城首席执行官Toshio Tokura于2015年在东京告诉我。「我们不是苹果。智能腕表行业并不是我们多年来熟悉的市场。」

从2012年开始,西铁城就有一款兼容iOS和安卓系统的蓝牙腕表 —— Eco-Drive Proximity。它是西铁城在互联领域的唯一作品。西铁城并没有将Proximity称为智能腕表(尽管其部分零售代理商这样宣传)。Tokura将蓝牙描述为「锦上添花」的功能。

「这永远不会成为我们的主要业务,」他说。目前,西铁城还没有计划推出任何智能腕表。 (编者注:最后还是推出了)

在精工,这件事还未成定局。精工美国董事长、日本精工控股公司董事会成员Akio Naito表示,对于如何处理智能腕表品类的问题,公司内部一直在进行「激烈的讨论」。到目前为止,它采取了谨慎的态度。精工集团确实生产智能腕表,它在日本以爱普生和精工品牌推出了一些型号,但没有推向国际市场。

Naito站在保守的阵营。「我认为我们不应该贸然与苹果或三星竞争。我们不应该进入一个可以如此迅速商品化的产品类别。不仅要确保跟上操作系统的发展,还要能与全球众多智能手机兼容,其中的风险是很大的。」不过,他表示,精工将继续关注智能腕表的发展,并可能在未来加入战局。

第四次时钟革命 为什么只有Apple Watch一款?

2016年发布的三星Gear S3

智能腕表市场将何去何从?谁也说不准。但我20年前在写到的关于石英表时代第四次革命的一些话仍然很贴切——

「它是否会激发新世纪消费者的想象力?它是否会像其他三次浪潮一样,释放出重塑钟表产品、生产商、市场和消费者的力量?」

总有一天我们会找到答案。

策划 Editor|范梦雅

排版 Layout|于明焕

第四次时钟革命 为什么只有Apple Watch一款?

第四次时钟革命 为什么只有Apple Watch一款?

第四次时钟革命 为什么只有Apple Watch一款?

标签: 腕表 精工 智能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维知百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uanboke.cn/3735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6477906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