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心情随笔

中国最早的女考古学家周

当前位置: >> 文学 >> 文章正文 中国最早的女考古学家周 发布于:2021-03-08 梁白有女士的书《思文永在——我的父亲考古学家梁思永》是故宫出版社2016年出版的,里面有一组1931年春天…

当前位置: >> 文学 >> 文章正文

中国最早的女考古学家周

发布于:2021-03-08

中国最早的女考古学家周

中国最早的女考古学家周

梁白有女士的书《思文永在——我的父亲考古学家梁思永》是故宫出版社2016年出版的,里面有一组1931年春天拍的老照片。一共三张照片。前两张照片拍摄于安阳袁家园,主要包括在殷墟第四次发掘的河南省政府专员和发掘组成员。第三张照片是历史语言研究所的工作人员和北平学术界的一些人在北海井陉寨欢迎蔡元培从上海回到北平时拍的。这三张照片里,有一个女的打扮成学生(而且只有她一个,所以看起来很亮)。照片中,她保持着简单的分叉,头发会遮住耳朵,略显蓬松。她应该是刚被烫伤,戴着一副圆框眼镜,上身穿着羊毛外套,腿上穿着浅色丝袜,脚上穿着皮鞋。她是中国最早的女性考古学家。

中国最早的女考古学家周

根据《安阳发掘报告》第四册的记载,周作为一名“工人”,参加了1931年春的第四次殷墟发掘和1932年春的第六次殷墟考古工作。这两次发掘是前七次发掘中规模最大的一次,都取得了非常重要的学术成果(如第四次发掘对殷墟“潜说”进行了修正,第六次发掘首次发现了完整的夯锤。从参加殷墟考古工作的时间来看,第一批在第四次发掘时到达安阳的有董作斌、梁思永、刘、周。虽然、石、刘杰()也从此时开始参与殷墟的考古工作,但时间晚于周。因此,与“十兄弟”相比,周薛莹只比王湘晚,所以他是为数不多的年纪很大的学生。

中国最早的女考古学家周

关于周在殷墟的工作和生活,似乎只有几张照片和参演人员名单,引起了我的兴趣。为什么她只参与了两次发掘?她在殷墟的学习、工作、生活是怎样的?她后来的生活怎么样了?不幸的是,由于缺乏足够的信息,这些问题无法给出明确的答案!经多方询问并拼凑,目前只能大致勾勒出周女士的一些早期生活轨迹。

周出生于1911年,他的家乡是河南省修武县周庄镇。其父周培三(1914年上海学院毕业,后任职北洋政府内务部)是晚清学者,有改革倾向,思想开放。周是周培三的小女儿,与姐姐周(1901年出生,北京女子师范大学历史系毕业)和二姐周生活在一起。周培三十分重视三个女儿的教育,主张旧学新学并重。小学毕业后,周跟随父亲到北京读书,后来到冯玉祥创办的学校读书。

周1937年生于洛阳中学

周早年参与殷墟考古工作,除个人原因外,至少受两方面因素影响:一是安阳距周庄镇仅100公里,对家境相对富裕的周来说十分方便。第二,周,周的姐姐,在上大学的时候经常去图书馆和文物博物馆临摹资料和画画。根据周的女儿刘教授的文章《一个家庭三代女人的百年人生》,徐(徐秉昌饰)老师帮周在北大图书馆找了一份抄写古籍的工作,每月20元。因此,周有机会进行文物考古测绘和考古发掘。根据李永迪先生提供的资料,周以其绘画特长考入历史语言研究所,并参加了殷墟的考古工作。最开始是以绘图员的身份负责绘图工作(周、刘、等人是我国最早的专业考古绘图人才,早期发掘报告中的很多图纸都应该出自他们之手)。后来,周参与了发掘工作,这应该与他的姐姐周的影响有关。

许老师

在学校,周是一生中最活跃的时期。除了参加殷墟的考古工作外,周还是个左倾学生。1931年,她加入了由北平“中国左翼戏剧家联盟”(简称“戏剧联合会”)领导的“新球戏剧社”。同时还有蓝马、白杨和董

、李显京、刘果航、张季纯、凌子风、张仃、李增援、鲁韧等人,蓝马和白杨后来都成为著名的电影明星。“九一八”事变后,“新球剧社”不断在北平各大院校演出抗日剧目,宣传爱国思想,在社会上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周英学曾参演过《战友》《血衣》《乱钟》等剧。据魏照风先生回忆,周英学最擅长扮演老太婆(这与她微胖的身材非常契合),后来她又到上海加入了“大道剧社”。大约是 1933 年,可能是因为要结婚,或者是兴趣转向戏剧表演的原因,周英学离开了史语所,在北平与“剧联”的领导人之一——总务部长陶也先(林成)先生结为夫妇,并育有两子(陶宝中、陶文中)。再后来,周英学的情况我们便几乎一无所知了,据说可能在北平和东北定居了较长时间……

周勤学夫妇及幼年刘思谦,1937 年于北京

1926 年,李济在西阴村灰土岭的发掘是国人独立进行科学考古发掘的开山之作,肇始于1928 年的殷墟发掘则是中国考古人才成长的摇篮,其对我国考古学科发展的影响一直延续至今,而早在 1931 年便有女性加入其中,更是难能可贵,仅凭这一点,周英学的名字就可以载入我国考古学史之中。然而世事总是充满了遗憾,为了写这篇小文纪念我国这位女性考古工作者的先驱,我从各方打听有关周英学的资料,也得到很多前辈、师友的帮助,并有幸找到她的侄女——已经 83 岁高龄的刘思谦教授(周勤学长女),但当我联系上刘教授的爱人赵明和先生时却得知刘教授已生病卧床,目前很难进行交流,周英学也早已离开人世,子女们现全都定居国外,没有联系方式,作为侄女婿的赵先生对周英学的事迹也知之甚少。此外,保存有大量我国早期考古相关资料的李光谟先生也于2013 年仙逝,不知道有多少逸闻往事也一同随他而去。唏嘘之余我又仔细看了看这几张 80 多年前那个春天的照片,一群风华正茂的年轻人(其中年龄最大的董作宾先生也才 36 岁)怀揣理想聚集在袁家花园高谈阔论,憧憬着这次可能改写中华文明历史的考古发掘,憧憬着各自美好的未来,同时又担心时局的动荡,忧虑着中国的前途……不禁让人深深感叹——沧海桑田,物是人非,个人在历史面前真的是渺小至极,且微不足道。仅仅时隔 80 余年,这段历史就已变得漫漶不清了。但让人略感欣慰的是,最近了解到台北史语所很快要出一本《殷墟发掘员工传》,其中便包括周英学和一些老技工的信息,也希望能够对这些为我国早期考古事业做出巨大贡献的前辈们了解更多。

感谢赵明和先生、刘思谦教授、李匡悌先生、李永迪先生、唐锦琼先生、陈冲女士、沈红芳老师、庄丽娜博士以及赵家田同学所提供的帮助!(作者何文竞为苏州市考古研究所工作人员 ;吴玲为无锡博物院工作人员)

标签: 殷墟 北平 先生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维知百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uanboke.cn/3558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6477906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