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心情随笔

抱怨是一种疾病

当前位置: >> 文学 >> 文章正文 抱怨是一种疾病 发布于:2021-03-01 作者/水溶 红楼梦里有很多苦逼的女人。 比如刘姥姥,守寡多年还留着一个女儿,连个遇到香的儿子都没有。当时生不生儿子…

当前位置: >> 文学 >> 文章正文

抱怨是一种疾病

发布于:2021-03-01

作者/水溶

红楼梦里有很多苦逼的女人。

比如刘姥姥,守寡多年还留着一个女儿,连个遇到香的儿子都没有。当时生不生儿子很重要,因为按照老规矩,养孩子是为了防老,但是女儿没有这个义务,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是别人家的。

刘姥姥当时也被认为是“破碎家庭”。幸运的是,她的女儿和女婿愿意抚养她,而不是《老无所依》。她七八十岁了,还要为女儿一家的生计奔波。但是,刘奶奶是一个坚强乐观的人,像一棵生长在贫瘠土地上的斑驳老树,她为生存而努力。我们没有看到她抱怨什么。面对的财富,她很坦然地说:

我们想吃鱼,但我们负担不起。

抱怨是一种疾病

她羡慕财富,但不讨厌贫穷。相反,她尽最大努力改善贫困状况,即使改善了一点点。

再比如后廊的五嫂。她确实有一个儿子,贾芸,但是日子不好过。五嫂布的丈夫早年丧夫,新娘子的哥哥博石人怕被拖累,因此避开母子,根本不肯给予救助。

五嫂独自抚养芸儿,难以想象。

书中很少写贾芸的母亲,但从这几个字里,我们可以看到一个诚实而安静的女人。这个寡居的女人过着三从四德的穷日子,似乎从来没有抱怨过什么。贾芸出去找差事。回家后他妈就不接线了只说这个:

——“剩下的食物呢”。

她不能像贾芹妈妈那样给儿子找一份肥差,但她从不抱怨儿子的无用,抱怨自己有多辛苦。

若和这两个女人比起来,赵姨娘上半辈子都抽了上上签。

赵姨娘的弟弟赵吉果也是贾府的仆人,贾府负责陪贾环上学,基本说明赵姨娘家在贾府,赵姨娘和鸳鸯的女儿一样。

丫鬟们吃着青春饭,到了一定年纪就会出去和:交配。“以后,就完了”,这是大多数丫鬟的命运。和那个男孩在一起,没有人叫他们的名字。从此被称为“xx家”——。例如,吴家,秦先甲家,加入了另一个等级的仆人,媳妇。再过几十年,老了就变成女人了,从珍珠变成了鱼眼。

当然,有些女仆是幸运的。他们被指派的人恰好是林之孝和赖达。他们碰巧嫁给了一个潜在的丈夫。这个小女婿生意好,能力强,一路当了经理,后来就成了管家小姐。年纪大了以后,比一般女人都要体面,甚至在主人面前,都能有个小叉子坐。

不过赵姨娘的运气明显好一些。她被当时的二爷贾政吸引,成了大妈。

估计赵姨娘被选上的时候,家里人一定很开心,就像鸳鸯和嫂子的反应一样。33300.33333334346

“姑娘,我告诉你,——是一件大喜事!”

当时贾政是个年轻的公子,最喜欢读书,有曾祖父遗风。不像今天的贾赦,胡子都白了,还天天和小老婆喝酒。

而且贾政作风过硬,一辈子只有两个姑姑赵周。无论是像哥哥贾赦那样左拥右抱的小妾,还是像侄儿贾琏那样老是出轨,也不是像“专事女子功夫”的表妹贾珍那样。

可以说,身为贾政的女人是有安全感的。没有新人,不用担心喜新厌旧。而且根据书上说,贾政好像经常翻赵姨娘的牌子,去她家休息。

宁做英雄之妾,不做平民之妻。贾政当然不是英雄,但却是贾府好汉中难得的君子。

而王夫人,主房,是个有规矩的人。她永远也找不出像她侄女王熙凤那样的人,更不会把以前的管家送出去;并且把贾琏限制在平儿的房间里,平儿现在就住在这个房间里。王夫人甚至对凤姐吃醋的名声深感担忧,所以她永远不会处于同样的境地。

class=”one-p”>好运气要来的时候,真是挡都挡不住。贾政总共就那么两房侍妾,周姨娘偏偏没有生育,而赵姨娘接连生下了探春贾环,儿女双全,得天独厚。

想当年和她一起做丫鬟的人,估计都变成了“XX家的”,纵然能嫁到林之孝,生下个小红还不是继续做丫鬟?拿什么和她的探春比?

赵姨娘的前半生,简直可以做一部书的女主角,她简直是个成功的范例。当然小说到这里一般就可以结尾了,王子和灰姑娘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然后呢?

然后剧情大反转,跌破眼镜。

这个上集最成功的丫鬟,混成了下集最失败的姨娘。就是这个幸运的人,却从来没有什么幸福感。她总是在抱怨,抱怨成为她生活的重心:怨天怨地怨社会,怨儿怨女怨神仙。

倒像整部书中就她倒霉似的。

抱怨是一种疾病

做个针线她要抱怨:

“哪里有一块是成样的?成了样的东西,也到不了我手里来!”

做鞋本来就是用裁衣服的边角料,一个鞋面能多大?而且中式裁法剩下的布头相当整齐,做鞋绰绰有余。

探春买小玩意儿她要抱怨:

“你攒的钱为什么不给环儿使,却给宝玉使?”

贾环宝玉探春都是同样的月钱,二两银子,为什么探春的要分给别人使?女孩子还要自买脂粉,比男孩子还费钱呢。

探春给宝玉做鞋她要抱怨:

“正经环兄弟,鞋耷拉袜耷拉的没人看得见,且做这些东西!”

黛玉所见荣国府三等仆妇吃穿用度已是不凡,刘姥姥所见捶腿的丫鬟都是“纱罗裹的”,三少爷贾环会“鞋耷拉袜耷拉”的吗?

探春按规章制度分派丧葬银子她要抱怨:

你多给二三十两银子,难道太太就不依你?分明太太是好太太,都是你们尖酸刻薄!

当探春不肯多批银子的时候,太太就成了好太太了,假如探春徇私多给了银子,那么也只是“女儿贴心懂事”,这份好人卡只怕不会分与王夫人了罢。

抱怨完了探春,再看如何抱怨贾环:

她一时说贾环:“又去哪里垫了踹窝来了?”,或“谁叫你上高台盘去了?”——听在贾环这孩子耳朵里,明白了自己原来是低台盘,和高台盘在一处活该受气。

她一时又说:“呸!你这下流没刚性的,也只好受这些毛丫头的气!”,或“你明日还想这些家里人怕你呢,你没有什么本事,我也替你羞死了!”——贾环就迷糊了,原来丫鬟们才是低台盘,那么自己到底是什么台盘呢?

总之,一会不让贾环站主子们的队,一会又要贾环拿出主子款儿来。

还有抱怨之终极杀:

“我在这屋里熬油似的熬了这么大年纪……”

如果你妈这样说你,你也只能盼望立刻得了暂时性耳聋。

对儿女,赵姨娘是区别对待的。抱怨探春,主要是因为银钱,恨不得女儿能处处省钱来顾着她:“出了阁我还指望姑娘额外照看赵家呢,如今翅膀没硬,就捡高枝儿飞了”。抱怨贾环,主要是因为地位,和因地位的差距而生出来的仇恨:“谁叫你要去了?怎么怨得他们耍你!”

这两点其实就是赵姨娘的欲望和心结所在,是她最不顺畅的那口气。她把自己心里的不平衡都加诸在儿女身上。而这两点也在她心中也一直发着酵,直到酿出“把他两个(宝玉凤姐)绝了,这家私怕不是我环儿的”,幻想着银钱地位,一把收入囊中。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赵姨娘看着周围,看到的都是富足和奢侈,看久了,都变成了怨气和戾气。

赵姨娘日子不好过,但也不像她自己说的那么糟糕。她有两个丫鬟使唤,每月有二两银子月钱,吃穿用度基本是官中的。贾府世家有自己的贵族体面,绝不会让一个正式的妾室蓬头垢面吧,所以衣裳首饰该给的分例得给。二两银子虽不多,一年二十四两,用刘姥姥的算法,可以养活庄稼人一家子人了。赵姨娘不富足,也不至于太困顿,她甚至还攒了一些私房钱呢,曾经拿出来收买马道婆。像凤姐过生日需要出二两银子的份子钱,这种事毕竟不多。平时若赶上贾母王夫人生日,她一个姨娘送几色针线也过得去了。

抱怨是一种疾病

邢夫人劝鸳鸯做贾赦房里人的时候,曾经这样说:“过个一年半载,生个一男半女的,你就和我并肩了”。

这种话其实信不得。鸳鸯聪慧,根本不屑。但赵姨娘显然是信的。她生了一双儿女,自以为可以得到和王夫人并肩的待遇了,但事实并非如此,所以她时时处处觉得自己委屈:

“我们娘儿们,跟得上这屋里的哪一个?”

“这屋里都踩下我的头去也罢了……”

更有那些婆子们,时不时再挑唆一句“这屋里除了太太,谁还大似你?”,赵姨娘对此就更加深信不疑了。

赵姨娘抱的期望太高了。她希望人们只看到她“半个主子”这一半,但别人看到的却往往是另一半。半个主子,毕竟不算主子,半个下人,依然还是下人。

她悬在那里,上不去,又下不来,徒劳挣扎,不停抱怨。其实这是个可怜的笨女人,她本来什么都不用多做,什么都不用多说,她生下的一双儿女就是最好的台阶,可以保证她走得稳稳的,并完美的遮住她半个下人的那一面,前提是只要她肯闭嘴,安安静静的过日子。

周姨娘就是这样的。周姨娘没儿女,没有赵姨娘的资本,所以从不张扬,反而是“没人欺她,她也不寻人去”,倒过得清静。若赵姨娘肯这么低调做人,正因为她生了三姑娘和环三爷,却从不拿腔做势,安静平和,别人反会对她多出三分敬重来。

她其实本来什么都不用去争。当初她拿着茉莉粉来到怡红院时,众人是什么态度对待的?——忙都起身让“姨奶奶吃饭,什么事情这么忙?”,这时的赵姨娘确是被当做半个主子尊敬的。

但她自己摆出十足的主子款儿,用主子的姿态说芳官:

“你是我们家银子钱买来学戏的!”

这简直就是自己挖坑自己跳,刺激着别人想起她的另半个身份:“梅香拜把子——都是奴几”。然后呢?裹缠她的小戏子,看笑话的丫头们,谁还再当她半个主子待了?

赵姨娘抱怨了这么多,她并没有因此得到更多,相反,她一句不抱怨,也不会比现在所得更少。她时时抱怨着不公平,抱怨了这么多年,世事对她还是一样不公平。当一种方式已被证明无效之后,为什么还要继续这种失败的方法呢?认死理,不知变通的人,大都是糊涂人,如果总是在碰壁,为什么不换个方向走呢?

当她去哭闹那二十两银子的时候,她不知道其实就等于给母女情义贴上了价格标签:只值这二十两。当她说贾环:“谁让你要去了,怎么怨得他们耍你!”的时候,她不懂得这道阴影投射在贾环心上,也许一生的岁月都擦拭不去。

抱怨是一种病,且基本无药可医,除非自己忽然开了窍自愈。赵姨娘这类人恰好属于易感人群,怨妇是一种可怕的生物,走到哪里都让人避之不及,直到现在也不乏这样的人:向闺蜜抱怨老公,向同事抱怨婆婆,向家人抱怨工作……甚至有人还未走进婚姻就开始抱怨男朋友。她们遇到事情不是想着如何解决,而只是抱怨就够了,抱怨就是她们处理问题的方式。

但我们总是发现这些抱怨不停的人,处境往往并不是多么糟糕,遇到的问题也并不是无法解决,只是抱怨成了一种习惯。而那些真正活得艰难的人,往往都是沉默的,往往是不抱怨的。刘姥姥能打到秋风,就觉得是意外之喜了;五嫂子看着儿子能找到差使,就觉得很满足了。最喜欢抱怨的人,往往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那些人,她们只喜欢往上看,觉得苍天只亏待了自己一个人。

抱怨像一种病毒,会逐渐感染一个健康的躯体,显示出各种症状来,最终病入膏肓。而活成怨妇,是一个女人最失败的活法。

滚滚红尘,芸芸众生,没有谁活得容易。这世上本来就没有什么幸福的人,只有想得开的人和想不开的人。心宽路就宽,心窄,路也只会越走越窄,最后窄成了牛角尖。

标签: 的人 刘姥姥 赵姨娘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维知百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zhuanboke.cn/3347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6477906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